陈映真的第三世界-狂人/疯子/精神病篇 - 当代文化研究

>城市与乡村

文章: 206 (推荐:12)

城市与乡村
在城市的“召唤”下,颓败、空壳化、土地日益减少成为乡村新的风景;在这个不再提倡“分享艰难”的时代,乡村俨然成为被遗忘的部分;城市与乡村之间是否一定要陷于这种不相容的状态?城市的未来一定要以乡村的消失为代价吗?讨论现代化进程中,城市与乡村及其中间地带出现的各种问题,试图重建二者之间的关系是本栏目文章之动力所在。
  • 2014/05/01
    我们将两组访谈记录放在了一起。第一组的对象主要是在饭店工作的年轻服务员,以及菜场内外的小商小贩。第二组记录的就是服务员、小商贩眼中“坐办公室”的白领们对劳动的看法。很多时候,他们共享着相同的困扰,但彼此之间却少有交往,文化与身份认同上的差异遮蔽了共同的问题。在这个意义上,向上爬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
  • 2014/05/01
    这组访谈的对象是在沿街的空间中出现的各种从事不同工作的劳动者。当被问及对劳动的看法时,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都是“没什么看法”。“劳动”俨然成为一个陌生的词语。在今天,或许人们更愿意相信“金钱万能”的资本力量,“劳动”及其背后的一系列话语却被人遗忘。
  • 2014/04/17
    中共中央于2013年年初提出要发展"家庭农场",之后全国讨论沸沸扬扬,其中的主流意见特别强调推进家庭农场的规模化,提倡土地的大量流转,以为借此可以同时提高劳动和土地生产率。其所用的口号"家庭农场"是来自美国的修辞,背后是对美国农业的想象。本文论证,这是个不符合世界农业经济史所展示的农业现代化经济逻辑的设想,它错误地试图硬套"地多人少"的美国模式于"人多地少"的中国,错误地使用来自机器时代的经济学于农业,亟需改正。
  • 2014/03/21
    本文作者从小生长在四川农村,在父母的辛勤培养下,读完了大学,然后顺利进入了国企工作。但是为了在城市立足,面对沉重的生活压力,他不得不从体制内折腾到体制外,但又为了要给家庭提供稳定的支持,他又从体制外折腾到体制内。
  • 2014/03/20
    城镇化战略的目标是实现“人的城镇化”,人,指所有人。如果一定要讨论乡愁,那么乡愁也理应成为所有人共通的情感,每个人都有资格为自己的家乡自豪,乡愁不可以是一家一户,或者哪个宗族、哪个阶层独有的玩物。
  • 2014/03/07
    “80后”青年作家刘卫东(周语)从农村走到城市,他对于自己三十年的成长和中国社会三十年的变化,有着丰富的感受与思考。
  • 2014/02/09
    一个生长于大凉山的彝族青年讲述自己的读书梦和求学历程。
  • 2014/01/20
    中国内地镇政府普通科员讲述自己的生存状态。
  • 2013/11/17
    若我们不考虑建设用地区位因素及不考虑土地财政问题,而将问题简化,则是大量农村建设用地进入城乡统一的土地市场的结果不只是会破坏土地规...
  • 2013/11/05
    此次论坛的论文都非常扎实,有非常大的理论建设空间。劳工社会学是社会学中很重要的分支,它不是单纯地研究劳动关系,而是站在工人的立场来研究劳工问题。劳工社会学的宗旨是把工人阶级带回分析的中心,这个社会不可以总是中产阶级或者白领,工人阶级在推动社会转型和经济社会发展方面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 2013/10/16
    自从上世纪90年代末《村委会组织法》开启乡村民主化大门,争议就随之而来。乐观者认为,在不久的未来,“民主的鲜花会开在田野里”。农村会成为恬静祥和的田园诗般的共同体。而也有人观察到,以基层自治和民主选举为价值支撑的《村委会组织法》在具体实施的过程中遭遇到险象环生的乡村现实,乡村进而蜕变成权力乃至暴力赤裸裸竞逐和角力的斗兽场。
  • 2013/10/07
    闲话是村庄日常生活的集中体现,是研究村庄的一个很好的切入口,闲话提供了认识和理解村庄日常生活的有效途径。在当下农村,村庄闲话的功能正不断弱化,甚至已经发生异化,村庄正呈现出一番巨变的图景。
  • 2013/10/05
    不减少农民,9亿多农民为3亿多市民搞饭吃,农民没有前途;减少农民增加农民工,会造成多数人为少数人搞“制造”的局面,农民工(工人)没有前途。这就是“中国难题”。改善民生和增强国力当以发展区域经济和省际贸易为主,以对外贸易为辅。只有这样的工业化和城市化,才能同步实现农民市民化。
  • 2013/09/12
    消费者是否愿意改变他们已经习惯的消费和饮食方式?对于多数人,价格仍然是最大的障碍。有机食品的价格通常是传统食品的几倍。但并非所有的花费都能用价格来衡量。如果考虑到农业产品补贴因素,生态破坏,我们因为食用高糖高脂肪食品而付出的健康代价,工业化方式生产的食品就不那么便宜了。
  • 2013/09/09
    这篇访谈的访问者Robert Browning生于底特律,已在武汉生活近四年,目前在华中科技大学学习;受访者Alexander Day现任教于美国加州的Occidental College历史系。Browning在美国学习历史时,曾是Day的学生。最近,Day的新作"The Peasant in Postsocialist China: History, Politics and Capitalism"出版。值此之际,Browning对Day做了这次简短的访谈,核心话题是Day一直以来关心的中国三农问题。
  • 2013/09/07
    家庭农场在保障粮食安全、生产与环境结合的农产品、创造与消费者更密切的巿场、承传农业知识、维持生物多样性等方面,都扮演着重要角色。可是,这种小规模的生产模式正面对多种威胁。国际家庭农业年的其中一个目标,就是向政策制订者游说,为这种模式的农业提供可持续的发展条件。(来源于吕新雨微博)
  • 2013/08/27
    对一个城市而言,每一个异质的空间都可以生产出不同的社会连带与社会认同,蕴含多样的文化创造,丰富城市的灵魂与生活的可能性。更重要的是,这些空间反叛/占领行动就是一种民主实践:民众由下而上地参与公共生活,介入公共空间的集体书写与意义创造,而不是被政治权力与资本所控制——一如我们早已贫困的民主体制。因此,重新占领/反叛我们的城市空间,就是重新占领我们的民主。
  • 2013/08/27
    这是一次不寻常的社会实践。参加此次社会实践的大学生,每个人的亲人朋友里都有农民工。 “可以理解却无法感知”,真实表达了身体经验的缺乏。这样的传统纽带,能起到更有力量的联合作用么?答案依然是不确定的:“我知道,我终于要再一次和她们的命运分道扬镳。从此,尘归尘,土归土,我们彼此要面对的都是从来不会跟我们对话的残酷生活。” “最了解底层农民工的是工厂里那些从底层奋斗出来的线长、组长,可他们恰恰是对普工最凶的人。”
  • 2013/08/01
    伴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日益加速,人们的精神情感正经历着巨大的转型,从爱祖国到爱城市,城市的多样性空间让身份的界定变得模糊,但毋庸置疑的是,新的共同体正慢慢形成与浮现。一方面,那些看不见的社群就在我们身边逐渐成熟且坚固;而另一方面,城市与乡村,城市之间,以及城市内部都面临着越来越严重的撕裂和分化。如果说一座城市可以有其自身的灵魂,那么这个灵魂或许已经开始人格分裂,患上了只有现代才会造就的精神疾病,而如何改善和治愈它,或许是比物质进步更亟需解决的难题。
  • 2013/07/24
    食物消费与农业发展模式息息相关,而食物消费也与食物的安全密不可分。中国农业今天正处于大规模非农就业、人口自然增长减慢和农业生产结构转型三大历史性变迁的交汇之中。这样的交汇将同时导致农业从业人员的降低和农业劳动需求的增加。如何在这样的历史机遇中保障农民利益、统筹城乡发展,解决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这将是重大的挑战!

本站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上海大学中国当代文化研究中心 电话:66135200  沪ICP备120071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