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映真的第三世界-狂人/疯子/精神病篇 - 当代文化研究

>游艺与文艺

文章: 85 (推荐:1)

游艺与文艺
这是我们对当代流行文化——作品与现象的一种观察。从小说稗史到人间喜剧,从摄影镜头到装置造型,从动漫、音乐到网络、游戏……我们进入形式,邂逅意义。精英主义批评并非唯一方法论,经典与时代的关系更是我们的关心。
  • 2014/04/11
    如果你真爱电影,不要只看故事,没有一部电影是没有形式的,没有一部电影的形式是透明的。
  • 2014/04/10
    如果说,劳伦斯 •奥利弗版的《哈姆雷特》仍是英国 /欧洲文学正典对二十世纪中叶历史情境的一次幽灵性的叩访,那么苏联导演格里高利 •柯静采夫在一九六四年执导的《哈姆雷特》则更加折射出冷战文化映照于对垒双方的内在裂痕和彼此纠缠。影片不仅和奥利弗版的《王子复仇记》一样是鸿篇巨制,而且是冷战时代两大阵营的莎剧改编的双峰。重要的不是作品的本质特征,而是接受作品的特定社会政治语境。
  • 2014/04/07
    我们生活的时代是个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统治世界的时代。这个统治已经维持了五百年,只是近一百年才受到挑战。天下大势,百年主题,是战争引起革命,革命遭到围剿。有围剿就有反围剿。不管你的立场是什么,谁也无法否认,战争与革命,这是世纪主题。
  • 2014/04/03
    “刻奇”由于在很长时间内都被译作“媚俗”而被误会,把它和畅销书、贺岁片、低级笑话、袒胸露乳的女郎联想在一起。其实并不是这样,“刻奇”是很多文艺青年聚集在一起,被自己以及彼此感动;也是小众范围内口碑好的艺术电影,是金碧辉煌的土豪别墅,也是刻意朴素简约的艺术住宅。
  • 2014/03/01
    这是一篇来自纽约客的文章。可点击文尾的Try it out 进行小测试。测试提供答案,答案内容丰富。
  • 2014/02/05
    如果音乐是时代的声音,尤其是青年文化的歌声,那么台湾过去四十年来的音乐如何反映了不同世代的青年文化。回望历史,台湾流行音乐的几个重大转型,几乎都是伴随着政治与历史的转变。
  • 2013/11/22
    美少女文化是日本独特的社会风潮。真实世界鲜活,粉嫩,慵懒的青春偶像,使粉丝们有意无意地陷入虚幻世界的喃喃呓语,获取精神和肉体上的自恋与意淫,这是日本人的拿手好戏。而出道于2005年12月的AKB48则是这种模式的典型再现。
  • 2013/11/18
    从“蚂蚁”到“小小的星辰”,个人“微茫”之感正是在2008年前后中国崛起的呼声达到高潮之时出现的一种新的文化想象。
  • 2013/11/18
    沿着80 年代“走向世界”的道路,背负着社会主义历史记忆却又早已悄然告别“工农兵文艺”的中国流行音乐文化,在遭遇真实的“世界”之际,返身将“中国”呈现为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至此,仅仅追溯“新民谣”关乎自身的历史叙述已经远远不够,我们只有进一步将探询的目光投向在更大范围内构成其“他者”序列的社会文化史脉络,才有可能听到并且听清、听懂那些正在当下发生着的历史。
  • 2013/10/12
    乔莉对“地方国企”的温情而浪漫想象,忽略了国企作为一种国家资本主义的身份,也无法真正体认“华丽”转身后的国企正是建立在对工人阶级/劳动者的脱钩之上,在这一点上,外企对于一线白领的“压迫”与国企对于劳动者的放弃都遵循着资本利益最大化的逻辑。
  • 2013/07/06
    权威审美仍掌控着话语权,但一股“坏品位”正向市场亮出惊人的购买力肌肉。“坏品位”携带者,实际上是反传统与权威的消费群体。对他们,缺少精心开发。
  • 2013/03/15
    “未来,游戏继续满足着我们的另一种饥渴:接受更强的挑战和奖励,变得更有创造力、更成功,参与到比自己本身更宏大的事业中去。但我同时也看到,未来我们所玩的游戏调动了我们参与其中的胃口,推动、促使我们建立更强的联系,为周围的世界做出更大的贡献。”——简·麦格尼格尔《游戏改变世界》
  • 2013/03/15
    江南风格(Gangnam Style)是值得研究的现象,除了因其流行程度令人诧异外,它的成功牵涉不同层面的媒体/文化因素。“江南风格”从去年七月初推出,瞬间即在社交媒体YouTube疯传,点击率超出一亿,成就盖过当今国际(西方)潮流偶像。究竟江南风格是标志著新的全球普及文化的流传形式,又是否代表着韩流的盛世依然存在?
  • 2013/01/11
    《三体》过后,刘慈欣作为当代中国科幻文学的领军人物,已经“单枪匹马把中国科幻拉到世界级水平”,其创作克服了中国一般科幻作家偏好描摹抽象人性、不接地气的通病,坚守真正的科学内核,并具备一种难能可贵的现实性,善于以普通人的视角反映中国社会的发展与变迁。反观主流文学界,对中国真正社会现实的注意力则明显不足。知识分子阶层与社会现实的断裂早已不是一个新问题,如何克服和解决,依旧值得深思。
  • 2013/01/10
    关于《泰囧》,影评界几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跟着票房去分析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在我看,这看大量借鉴好莱坞制作技巧的影片之下有一股很中国的平民艺术自觉。
  • 2012/09/16
    这就是为什么,对电影的外在批判是不够的,批判必须是内在的,必须在电影的内部确立指向了真正事件的多元符号。简言之,纯粹的意识形态是不可能的,毒药的本真性不得不在电影的文本中留下印记。这就是为什么,电影值得更仔细的解读:事件——“哥潭市人民共和国”,曼哈顿的无产阶级专政——是内在于电影的,它是电影的缺席的中心。
  • 2012/07/27
    比较视野的中国电视剧研究怎么做?学者们提出了东亚文化融合的视角,东亚作为政治化的概念的视角,以及技术、市场、观众群细分的视角。
  • 2012/07/24
    电视剧已经替代文学成为当下展开社会公共讨论的媒介了么?革命历史叙述,已经从“革命即叙述”转移到当代多元化革命叙述了么?我们如何将自己代入到革命历史叙述中去?如何因着对未来的把握来对当下的现实问题做到把握和分析?现实日常生活与电视剧表述之间的张力,能引导我们走向更深刻的内省么?即使在重重的限制之下,不可否认,这些年依然有众多百姓交口称赞的好电视剧产生,我们如何挖掘文化自身的能动性和积极性?
  • 2012/07/16
    我相信在五千年的中国文化当中一定会有单纯,一定会有简单。那么文化、文艺又特别需要这种单纯和简单。为了简单我经常给演员这样的动员,你们到了剧组单纯一点,单纯可能会出奇迹的。我一直强调我们的影视作品要单纯下来。要简单下来。要在阴霾中看到阳光,看到人和人之间的相信,要看到明天一定会比今天好。
  • 2012/06/19
    "我对要做‘人肉炸弹’以新闻见长的纪录片的作用充满了不信任。因为不是建立在公平,民主制度下的调查,总是含有单方面的暴力成分.不是来自政府就是个人.我看小川 绅介的《三里冢》时就知道,我们肯定拍不出来,这影片只能诞生在民主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