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当代文化研究
  • 2018/06/10
    台湾通俗音乐进入到现代形式与现代音乐工业产制历程将近百年,这期间不断的和外面的世界、外来的文化、外来的语言、外来的音乐表现形式发生关系。在离乱与变迁之中,许多交会与转变发生,也许正因为这样,「自己的歌」是什么始终是困扰人甚至相互攻讦的命题。又或者每过几年,流行音乐产业界与文化界突然赋予某一个时期的歌曲为一种新的音乐类型或重新命名类型,因此人们常常迷失于音乐时代感的原真性(authenticity)。
  • 2018/06/08
    中文版来源:《文艺理论与批评》2018年第1期 原版: South Atlantic Quarterly (2017) 116 (4): 669-706 即便在今天,区分这两种总结经验和教训的方式也是有意义的——共产主义除了作为哲学假设,还包含着仍然可以激活的丰富经验;对于21世纪社会主义的探索不仅应该而且需要对于俄国革命、中国革命和其他第三世界的人民革命进行总结,像当时的革命者们一样,不仅思考革命的原则,而且根据各国的具体情况,做出历史的和理论的总结。
  • 2018/06/08
    2017年7月,恰逢此次研讨会前夕,电影《战狼2》横空出世。由动作明星吴京自编自导自演的这部电影,激起了一大波关于中国与非洲交往的公共讨论。电影中关于非洲的想像和再现既有其新颖的一面,也有其老套的一面。而它的走红也进而激发了对中国如何重构其全球南方地位所应进行的严肃讨论,尤其是这种重构是如何通过一系列性别化与性化的表征与影像来实现的。当我们意识到这些转变不仅体现在经济层面,更体现在文化层面时,这些对这部电影的严肃讨论就显得尤合时宜。
  • 2018/06/08
    通过对真实进行拷问,非虚构、纪实性的戏剧创作力图找到一条介入当下社会现实的通道。本文对若干国家的当代社区剧场实践个案进行了描述,通过这一描述我们不难看到,经由文献剧所发展起来剧场纪实创作方法让底层庶民获得了一个自我发声,敞开自我生活世界的有效途径。
  • 2018/06/08
    我认为美国的“美国〔大陆,the Americas〕化”(和中东与生俱有的、命运性的全球主义相比而言,美国大陆的全球主义是后天生成的、后天获得的)和以色列的“巴勒斯坦化”(巴勒斯坦人中有犹太教徒也有十字军的末裔)是必然的。包括日本在内的东北亚是复杂交织的区域(应该从n地域的角度来思考东北亚)。日本在东北亚应该寻找令人期待的、具有可行性的共同性。这才是日本应有的未来蓝图。为此,有必要在与全世界息息相关的东北亚内外积极展开多角度、多层次的对话,将日本融入其中。
  • 2018/06/08
    从表象看,返乡书写是围绕社会敏感问题,学者、媒体、大众在新媒体语境下的一次交流和融汇。但从知识生产的角度看,则隐含了知识分子如何介入现实,个体经验如何和真实问题对接,写作者如何重建与现实的关联等命题,换言之,在知识和理论重重包裹的学术语境中,返乡书写,是写作主体在问题的刺激和唤醒下,脱下文字的华丽外装,与现实和刺心难题的一次短兵相接。
  • 2018/06/08
    作家的更替并未沿着新时期代际更换的步伐推进,而是到50后一代,产生了真实阻隔,60后、70后,甚至更为年轻的80后、90后,尽管也已登上文坛,甚至进入成熟期,却始终无法从整体上取代50后的庄主地位。这种现象,显然无法单纯从创作主体的才气层面获得解释,若从社会转型背后的复杂语境加以审视,则可发现,这一问题和日常生活合法化后创作实践的危机有关,如何理解创作主体和时代之间的关联,成为宏大叙事淡化后创作主体
  • 2018/06/08
    本文尝试回到历史脉络,在激进内部理解改良,在改良脉络中反思激进。通过对中国乡村建设脉络背景的梳理及当代乡村建设十五年来的总结反思,以“乡村”为角度,讨论“百年激进”、“百年乡村破坏”与“百年乡村建设”的复杂关系,进而呈现乡村建设内在于乡土中国现代化转型的历史进程中,以及百年来不同阶段与形式之乡村建设的深层共性。在此基础上,对百年来的三波乡村建设进行初步勾勒与比较分析。
  • 2018/06/08
    文化研究有着强调“脉络”与“实践”的传统,面对当前大陆文化研究对本土性议题与思想资源关注不足、整体性视野和历史感缺失等现实困境。中国文化研究如何回到自身独特的历史与社会脉络,通过打开边界和纳入本土资源,在近代中国与城乡中国间寻找更多可能的批判资源与抵抗性力量,直面更为丰富且复杂的中国问题与中国经验。本文尝试回到笔者所长期从事的乡村建设“行动—书写”实践,以“实践—研究”者为视角,希望打开主流视野所遮蔽的多元空间,在中国历史脉络中寻找文化研究的本土资源与推进可能。
  • 2018/06/08
    张馨文,德里安贝卡大学(AUD)博士生。
  • 2016/04/16
    社交媒体可以倒向民众,也可以倒向国家,其并没有稳定的本质,而只有不确定的内核。互联网在全球范围内的保守化,已经给技术乐观主义泼了足够多的冷水。
  • 2016/04/15
    当今的左翼正在身经破碎不堪的体验,这种体迫使左翼重新设计左翼纲领的基本坐标。不过,正是与此极其相似的体验,促生了列宁主义。回忆一下列宁在1914年秋季的震惊吧!1914年秋,欧洲所有的社会民主党(只有俄国布尔什维克和塞尔维亚社会民主党是光荣的例外)都加入了“爱国阵线”。列宁甚至认为,那期《前进报》是俄国的秘密警察伪造出来的。《前进报》是德国社会民主党的党报,那期报纸报导说,社会民主党在帝国议会(Reichstag)中对战争信任案投了赞成票。
  • 2016/04/15
    安德森感叹,随着巴西左翼政权的落幕,一个政治周期结束了。在过去的十几年里,这片大陆既产生了反抗新自由主义的社会运动,也产生了相应的左翼政权。但现在,这些左翼政权一个接一个走向了终结。2008年以来,社会反抗层出不穷,然而却未能产生建筑其上的左翼政权。巴西左翼政权终结了,从全球范围来看,目前还没有真正的接力者。
  • 2016/04/15
    《无悔──陈明忠回忆录》序言文 吕正惠壹上世纪九〇年代,台湾统派的一些年轻人,很希望五〇年代的老政治犯(我们习称老同学)写回忆录。
  • 2016/04/15
    网民喜欢“一觉醒来到古代”,但其实心中所想的是“古装”而非“历史”。所以,在网络上的唐朝,太监颁布圣旨时读出了明清才出现的“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而穿越到春秋战国的谋士们竟把地图画在了汉代的纸上…… 大部分穿越小说和历史无关,写作目的是好看,而非真实。
  • 2016/04/13
  • 2016/04/13
    为什么要从事“礼物”的研究呢?“礼物”一词作为人文科学的一个术语,远非人人熟知。“礼物交换”作为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的一个经典研究领域,只为人类学或社会学的专业人士所熟知;而在被结构主义推广成为人文科学的话语模式之后,它自身却被更时髦的理论话语(象征、交往、文化等)所取代;直到德里达的解构主义,尤其是他对“礼物”的解构之影响所及,“礼物”话语才超出纯粹人类学或社会学的领域而成为人文科学场域中的关键词。今天,“礼物”正激发人们以一个全新的视角去审视我们旧有的各种知识
  • 2016/04/13
    时尚运动强调个人自我追求,而非集体意识,正好有意无意替新自由主义提供支持 近年的香港渣打马拉松比赛,开放报名时总会出现网上大塞车的情况。近日举行的NIKE女子10公里赛,据称有五千多人参加,场面墟冚(热闹)。由此可见,长跑在香港已成了一股热潮。 其实不单是一般的长跑活动,越野跑、单车等运动,近年也吸引到愈来愈多香港人参加。无论是否有大型比赛举行,大家总会在社交媒体见到朋友参加这些运动的消息。到底这些运动兴起,又有何社会甚至是政治意义?
  • 2016/04/13
    网络能承载优质理性的公共讨论吗?在社交媒体主导的年代,水准不一的碎裂言论,分众取暖的阅读行为,加上“演算法”屏蔽,让这 个命题渐成悬念。不过,网上行为毕竟受制于介面,这个问题也该转译为:是否存在某种网站设计,有利于理性的公共讨论发生?在摸索这种可能性的路上,中国的 问答社区“知乎”累积了一些值得注意的经验。
  • 2016/04/12
    在许多怀揣梦想的青年眼里,小城市等于落后、平庸、缺乏机会、死气沉沉,他们宁愿留在北上广被挤得像条“沙丁鱼”也不愿回小城市当“死咸鱼”。但是,我们是否想过,为什么这些在共和国初期曾经兴盛、繁荣过的小城会变得日益衰败?当大城市像吸水泵一样把全国各地的资源都吸纳过来,小城市还有发展起来的可能吗?
  • 2016/04/12
    很显然,已然置身于互联网的我们,已经习惯于它带来的种种益处,甚至期待更多的互联网公司能为我们的生活创造更多的惊喜。这种“舒适感”甚至带来某种错觉以至于你会时常忘记,互联网公司们的最终标的是利益而非情怀,这就意味着互联网经济会依循自己的逻辑发展。而这种逻辑,正使得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不平衡,甚至改变我们对真实世界的认知,当互联网无时无刻不在作用于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时,“无知觉”的人类,正面临一场“重塑”。
  • 2016/04/11
    福柯在《另类空间》中提出的异托邦思想,不仅是一种空间哲学,更是一种历史哲学思想,从他概括的异托邦的特征来看,这是一个时间与空间、历史与现实融合统一的空间拓扑结构,是福柯以话语理论为基础的历史观念的集中体现。西方后现代文学的世界,在某种意义上就可以看成是福柯所说的异托邦,这里并非如有些人所说历史感消失了,恰恰相反,历史之维在这些异托邦中是以某种特殊的空间艺术来展示的。
  • 2016/04/11
    所有关于人的思考,所有现代文明创造出来的学科学术,都是以“人是注定要死的”这件事为前提。如果人类文明能突破的话,我们今天想像的人就被抹除了,我们要重新定义智慧生命。我们要进入文明的另一个段落了。 但是我说,这个时刻遭遇到另外一个时刻,就是文明见底儿了,我叫玻璃屋顶。一方面是玻璃屋顶,一方面是大突破在即,这两个东西遭遇,使得未来变成了一个真切的问题。我们到底有没有未来了?
  • 2016/04/11
    一、福柯晚期思想中的伦理转向问题在《性史》第一卷出版八年后,福柯在《性史》第二卷的开篇就宣告了自己思想发生了根本的转向。这一思想转
  • 2016/04/11
    作为天下三分之计的东亚论崔元植徐黎明 译╱白池云 校订一,第三世界论与东亚论的萌芽第一次提「东亚」是在1982 年。在为《韩国民族主义
  • 2016/04/10
    本书着重探讨政治的文明性,即探讨能认可对手的人性的习惯与习俗,尽管它们与对手之间可能存在残酷的竞争。这一主题在我专攻的欧洲思想史里,没法纳入现行的任何一个研究领域。我试图把现在的研究主题与过去的研究衔接起来。在这一过程中,我逐渐迷上了马塞尔•莫斯的名著《论礼物:古代社会中交换的形式与理由》。礼物交换一度从现代欧洲话语中消失,后来又回到了现代欧洲话语。莫斯的文章为我提供了切入点,让我深入研究更详细的礼物交换史。
  • 2016/04/10
    在东京,你可以花钱租到一个拥抱;孤独在曼彻斯特是一个健康问题;也许没有人会像深圳的农民工一样被孤立。然而,我们真的知道是什么让一座城市如此孤独吗?
  • 2016/04/10
    2015年《琅琊榜》热播,最吸引你的是男演员的美颜还是他们的互动与“基情”?当“基情”、“基友”等词汇变得耳熟能详,近年来“腐女文化”已经向“主流文化”完成了“逆袭”,而这背后,则是一场静悄悄发生的性别革命。
  • 2016/04/10
    我们也需要注意到布洛维所提出的不同社会学传统或分支的历史性和在地性,这也给我们提供了空间,来反思他基于市场与社会二元论所提出和引用(如波兰尼)的能动社会或市民社会概念,是否可以适用于中国?也许,如何理解中国复杂的“国家”性质,才是发展中国的公共社会学乃至公共传播学的逻辑起点。
  • 2016/04/09
    转引:本文是斯图亚特·霍尔教授于2000年10月19日在位于密尔顿·凯恩斯的开放大学瓦尔顿·霍尔校园所做的帕维斯讲座的手抄本。这次讲座是在Runnymede Trust委员会题为《多种族英国的未来》的报告发表一周后举办的。这份报告成为英国新闻报道的头版。斯图亚特·霍尔服务于Runnymede Trust委员会,参与起草了这个报告。开放大学社会学教授、帕维斯社会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托尼·本尼特,主持了这次讲座及讨论。这次讲座通过网络已被广为传播到各国的听众,包括美国、墨西哥和澳大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