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当代文化研究
  • 2016/12/19
    本文旨在考察臺灣戰後「以農之名」所發起的社會運動,透過比較不同時期農運的原因及訴求來呈現當前農運的意義。本文指出,隨著現代性的演變,農運的關注焦點逐漸從階級轉為環境;從原本對農民生產要素的保障及農業生產利益的分配,轉而關注整體國民的糧食安全及地球的環境存續。
  • 2016/09/25
    所有这些,最终拼凑成一个巨大的黑洞一样的东西,它强力地吞噬了那些“失败者”的真实生活状况——不仅是“失败者”的生活状况,就是那些尚处于拼斗当中,还没有完全失败的“中等社会阶层”的真实生活状况也照样要被吞噬掉。“成功者——盛世”成了对于现实所有苦难的最终解答,但这种解答不是因为直面了现实的苦难,而是把所有苦难都变成为“成功者——盛世”这一逻辑的不和谐音符或者说余数而轻轻抹去。
  • 2016/08/02
    帝国、话语与文明等级破土:您的著作一直非常关注近代史中的帝国形成的话语问题。为什么您会开始关注到这样一个问题?您觉得这个问题对今天
  • 2016/08/01
    可是今天,在这些“大多数”的文化观念中,当只重视脑力劳动及劳动者而轻视体力劳动及劳动者,只看得上有钱人的劳动而看不起普通人甚至底层人的劳动,只盯着远方和高处而对身边与自己紧密相关或休戚与共的劳动者视而不见、或即使见了也不屑一顾或置之不理,只关注也只看见一些富豪榜上的人并教育或引导年轻一代把这些人看做成功人士甚至人生中的唯一偶像、而浑然不觉且还有些想当然的时候,不得不说,已不再是这个社会的劳动观念出了问题那么简单的事了,而是整个社会的文化心理已经病得不轻。
  • 2016/07/31
    90年代初的数年之间,私人汽车从百姓攻击特权的靶子一变而成为百姓可以像音响一样为之发烧的欲望对象,引起无数争论、妄想、兴奋和躁动。本文试图通过对这种“汽车热”现象的兴起、变化及走向的分析,展示在文化全球化过程中价值观念的巨变,各种跨文化意识形态的交错重叠,以及轿车消费 梦想者对跨国企业集团权势及其在中国的影响的可能的盲视。
  • 2016/07/31
    90年代初的数年之间,私人汽车从百姓攻击特权的靶子一变而成为百姓可以像音响一样为之发烧的欲望对象,引起无数争论、妄想、兴奋和躁动。本文试图通过对这种“汽车热”现象的兴起、变化及走向的分析,展示在文化全球化过程中价值观念的巨变,各种跨文化意识形态的交错重叠,以及轿车消费 梦想者对跨国企业集团权势及其在中国的影响的可能的盲视。
  • 2016/07/24
    本文希望描述生活方式电视节目在中国的发展状况,并分析其背后的社会经济力量和符号策略。通过详细考察一个家居装修类节目《交换空间》,分析其所塑造和推广的社会身份、社会想象、审美追求和阶层认同,笔者希望能够对处于新自由主义现代性霸权阴影下的日常生活中的文化和意识形态提供更细致入微的、辩证的解释。
  • 2016/07/21
    随着中国大陆新时期改革开放政策下社会经济三十余年的超高速发展,中国大陆一方面越来越深地卷入这个世界,一方面在百余年积弱之后开始初臻富强之境。但深入世界,渐臻富强,也给中国大陆、中国大陆知识界带来很多新的思想课题。本文核心关注便在从如何深入展开自我—他者关系的思考角度,对当下中国大陆有关中国—世界的一些观念、感觉状态做分析,以打开新的思想、实践空间。
  • 2016/07/13
    中国社会在1990年代以后经历了所谓“去政治化的政治”阶段之后,近年来在青年群体中产生了重新政治化的趋势,亲右翼态度的出现就是表现之一。然而,这种重新政治化并非回到1978年之前,也不是回到1945年或更早之前,而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社会实践在以青年人为主的群体中产生的政治化反应,它基本是自发产生的,也因此有着混沌的面孔。
  • 2016/07/13
    越是战争爆发的非常时刻,爱国主张就越容易被人接受。政府也会通过媒体来培养民众在战时所需要的爱国之心。一般来说,在商业主义的影响下,媒体会去“倾听读者的声音”。因此,报纸不会一味地倒向政府,从而无视舆论。但在战争爆发前,一旦舆论倾向于开战,媒体就会基于商业主义的本能去迎合舆论,导致其很难与主流趋势进行对抗。
  • 2016/04/21
    黑手那卡西─工人乐队成立于1996年,这是一支由工人及工会组织者所成立的工人乐队。在以音乐介入社会运动,以旋律诠释社运价值20年后,2016年年初,黑手乐队正式宣布解散。 即使黑手解散了,也并不妨碍他们曾经用音乐表达的“就这么办”式的抗争力量持续发酵。进一步说,解散不一定就是坏事,放弃已成形的身体并不可惜。拒绝这个被政治社会构造的身体,崩解成可以自我增殖的生命政治(bio-politics)之实践 ,不正是回归公众,不正是一种抗争吗?    
  • 2016/04/21
    日常消费生活领域充斥着“虚无之物”;经济生活的“沃尔玛化”剥夺了“消费个性”,甚至休闲也被作为一种产业过度商业化,民众的旅游也遭致麦当劳化。“好生活”的标准竟然是消费主义、拜金主义,在物欲横流的城市里,人们更多地体味到“失乐园”。
  • 2016/04/20
    《五环之歌》用无聊解构意义,用看似无厘头的废话来对抗主流话语体系,这种无风险和低姿态的方式,迎合了人们潜意识里的对抗情绪。就像歌词的最后一句“修到七环怎么办”,也只能回答“你比五环多两环”,这种表达正是对社会现实的无能无力。
  • 2016/04/19
    从记住亲友的生日到面带微笑地提供服务,生活中人们总认为女性理所应当做到这些。“情感劳动”,这一社会学家在三十年前提出的概念,至今仍是无数女性面对的日常。是不是已经到了我们也应该忘记所有的生日的时候,到了停止伪装尖叫的高潮的时候,到了为工作场合中的情感劳动索取应得报酬的时候了?这对女人来说,或许是具有革命性意义的一步。
  • 2016/04/18
  • 2016/04/18
  • 2016/04/18
    徐訏式浪漫与“五四”浪漫主义的区别体现为作为逃逸的内面,而《鬼恋》这个开启徐訏成熟风格的小说,同时也是解读这一特殊内面的重要文本。通过对“革命加恋爱”小说的逆写,《鬼恋》叙述了作为逃逸之内面的忧郁的产生,正是这一特殊内面构造了小说中循环往复的“鬼域”。作为现实中告别革命的产物,《鬼恋》绝不仅仅是讲述忧郁的文本,也是将自身呈现为忧郁的文本。
  • 2016/04/17
    本文透视了金融化资本主义时代的 "毛主义运动 ",即20世纪90年代以降 "毛主义运动 "在南美、西亚、东南亚和南亚的重新崛起。作者结合与普拉昌达的对话以及探访南亚毛主义者的实践,在探讨 "人民民主 "是否可能的同时,深入分析了 "低烈度战争 "条件下21世纪 "毛主义运动 "的政治探索。
  • 2016/04/17
  • 2016/04/17
    科比的最后一场比赛,让中国的许许多多“科蜜”们为之心伤。多年以来,大家为了科比请假、买球鞋、贴海报,还树立了一个个梦想,似乎都结束了……其实根本不是!科比的形象塑造,本就是把美国价值观打造成普世价值的工具。美国的新自由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塑造,就是伴随着主旋律、新媒体、明星形象、成功学鸡汤的炮制建立起来的。退役后的科比也表示:愿意经商,并且主要市场在中国。文化和资本的殖入目的,表露无遗。
  • 2016/04/17
  • 2016/04/16
    2013年6月到12月,笔者进入地处中国西部一个偏远的农业县芥县(化名)一所农村九年一贯制学校云乡(化名)学校,进行为期六个月的驻村研究,2015年8月又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后续跟踪。在与英国学者保罗•威利斯、中国学者周潇各自研究成果进行对比的基础上,本研究尝试发现和揭示中国底层村落农家子弟们尴尬的底层再生产微观运转机制和日常行动逻辑。
  • 2016/04/16
    在短期来看,新的机器有益于资本家,他们可以解雇昂贵、多余的工人,让他们到劳动力市场自生自灭。但是长期来看,自动化也孵育了一个劳动者没有多少活干的无工作(或者少了许多工作的)世界的幽灵。自动化技术不会解放工人,只会让资本家更好地控制工人。
  • 2016/04/16
    在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运作下,医疗需求层面反映为民众与它的关联,我们发现,即便民众与西医医疗霸权之间存在博弈、冲突、妥协、部分采纳等复杂的过程,但“抑郁症”仍是被广泛使用的病名。这个病名也带来了新的医疗秩序,病患依此产生主动医疗的意愿及行动(如私下购买抗抑郁药品或接触宗教等),这反过来更加巩固了“抑郁症”这个病名的运作。医疗供给层面则反映为当地的制度、文化对抑郁症的适应与博弈
  • 2016/04/16
    对互联网算法的感知,让我们更无力参与政治──越是清醒,越是难以行动
  • 2016/04/16
    社交媒体可以倒向民众,也可以倒向国家,其并没有稳定的本质,而只有不确定的内核。互联网在全球范围内的保守化,已经给技术乐观主义泼了足够多的冷水。
  • 2016/04/15
    当今的左翼正在身经破碎不堪的体验,这种体迫使左翼重新设计左翼纲领的基本坐标。不过,正是与此极其相似的体验,促生了列宁主义。回忆一下列宁在1914年秋季的震惊吧!1914年秋,欧洲所有的社会民主党(只有俄国布尔什维克和塞尔维亚社会民主党是光荣的例外)都加入了“爱国阵线”。列宁甚至认为,那期《前进报》是俄国的秘密警察伪造出来的。《前进报》是德国社会民主党的党报,那期报纸报导说,社会民主党在帝国议会(Reichstag)中对战争信任案投了赞成票。
  • 2016/04/15
    安德森感叹,随着巴西左翼政权的落幕,一个政治周期结束了。在过去的十几年里,这片大陆既产生了反抗新自由主义的社会运动,也产生了相应的左翼政权。但现在,这些左翼政权一个接一个走向了终结。2008年以来,社会反抗层出不穷,然而却未能产生建筑其上的左翼政权。巴西左翼政权终结了,从全球范围来看,目前还没有真正的接力者。
  • 2016/04/15
    《无悔──陈明忠回忆录》序言文 吕正惠壹上世纪九〇年代,台湾统派的一些年轻人,很希望五〇年代的老政治犯(我们习称老同学)写回忆录。
  • 2016/04/15
    网民喜欢“一觉醒来到古代”,但其实心中所想的是“古装”而非“历史”。所以,在网络上的唐朝,太监颁布圣旨时读出了明清才出现的“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而穿越到春秋战国的谋士们竟把地图画在了汉代的纸上…… 大部分穿越小说和历史无关,写作目的是好看,而非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