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当代文化研究
  • 2016/12/19
    本文旨在考察臺灣戰後「以農之名」所發起的社會運動,透過比較不同時期農運的原因及訴求來呈現當前農運的意義。本文指出,隨著現代性的演變,農運的關注焦點逐漸從階級轉為環境;從原本對農民生產要素的保障及農業生產利益的分配,轉而關注整體國民的糧食安全及地球的環境存續。
  • 2016/09/25
    所有这些,最终拼凑成一个巨大的黑洞一样的东西,它强力地吞噬了那些“失败者”的真实生活状况——不仅是“失败者”的生活状况,就是那些尚处于拼斗当中,还没有完全失败的“中等社会阶层”的真实生活状况也照样要被吞噬掉。“成功者——盛世”成了对于现实所有苦难的最终解答,但这种解答不是因为直面了现实的苦难,而是把所有苦难都变成为“成功者——盛世”这一逻辑的不和谐音符或者说余数而轻轻抹去。
  • 2016/08/02
    帝国、话语与文明等级破土:您的著作一直非常关注近代史中的帝国形成的话语问题。为什么您会开始关注到这样一个问题?您觉得这个问题对今天
  • 2016/08/01
    可是今天,在这些“大多数”的文化观念中,当只重视脑力劳动及劳动者而轻视体力劳动及劳动者,只看得上有钱人的劳动而看不起普通人甚至底层人的劳动,只盯着远方和高处而对身边与自己紧密相关或休戚与共的劳动者视而不见、或即使见了也不屑一顾或置之不理,只关注也只看见一些富豪榜上的人并教育或引导年轻一代把这些人看做成功人士甚至人生中的唯一偶像、而浑然不觉且还有些想当然的时候,不得不说,已不再是这个社会的劳动观念出了问题那么简单的事了,而是整个社会的文化心理已经病得不轻。
  • 2016/07/31
    90年代初的数年之间,私人汽车从百姓攻击特权的靶子一变而成为百姓可以像音响一样为之发烧的欲望对象,引起无数争论、妄想、兴奋和躁动。本文试图通过对这种“汽车热”现象的兴起、变化及走向的分析,展示在文化全球化过程中价值观念的巨变,各种跨文化意识形态的交错重叠,以及轿车消费 梦想者对跨国企业集团权势及其在中国的影响的可能的盲视。
  • 2016/07/31
    90年代初的数年之间,私人汽车从百姓攻击特权的靶子一变而成为百姓可以像音响一样为之发烧的欲望对象,引起无数争论、妄想、兴奋和躁动。本文试图通过对这种“汽车热”现象的兴起、变化及走向的分析,展示在文化全球化过程中价值观念的巨变,各种跨文化意识形态的交错重叠,以及轿车消费 梦想者对跨国企业集团权势及其在中国的影响的可能的盲视。
  • 2016/07/24
    本文希望描述生活方式电视节目在中国的发展状况,并分析其背后的社会经济力量和符号策略。通过详细考察一个家居装修类节目《交换空间》,分析其所塑造和推广的社会身份、社会想象、审美追求和阶层认同,笔者希望能够对处于新自由主义现代性霸权阴影下的日常生活中的文化和意识形态提供更细致入微的、辩证的解释。
  • 2016/07/21
    随着中国大陆新时期改革开放政策下社会经济三十余年的超高速发展,中国大陆一方面越来越深地卷入这个世界,一方面在百余年积弱之后开始初臻富强之境。但深入世界,渐臻富强,也给中国大陆、中国大陆知识界带来很多新的思想课题。本文核心关注便在从如何深入展开自我—他者关系的思考角度,对当下中国大陆有关中国—世界的一些观念、感觉状态做分析,以打开新的思想、实践空间。
  • 2016/07/13
    中国社会在1990年代以后经历了所谓“去政治化的政治”阶段之后,近年来在青年群体中产生了重新政治化的趋势,亲右翼态度的出现就是表现之一。然而,这种重新政治化并非回到1978年之前,也不是回到1945年或更早之前,而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社会实践在以青年人为主的群体中产生的政治化反应,它基本是自发产生的,也因此有着混沌的面孔。
  • 2016/07/13
    越是战争爆发的非常时刻,爱国主张就越容易被人接受。政府也会通过媒体来培养民众在战时所需要的爱国之心。一般来说,在商业主义的影响下,媒体会去“倾听读者的声音”。因此,报纸不会一味地倒向政府,从而无视舆论。但在战争爆发前,一旦舆论倾向于开战,媒体就会基于商业主义的本能去迎合舆论,导致其很难与主流趋势进行对抗。
  • 2016/01/09
    2015年11月26日,上海师范大学尚思工作坊邀请北京工友之家的吕途老师来到上海,围绕着她的两本著作《中国新工人:迷失与崛起》、《中国新工人:文化与命运》,以及北京工友之家近年来的文化实践,召开了“中国新工人与新文化”座谈会。会议就中国新工人的现状与文化自觉,中国社会各阶层的关联性以及新文化的未来等问题展开了严肃的讨论,我们在这里选编了三位引言人的发言,以飨读者。
  • 2016/01/06
    孙恒在现实的语境中分析了理论与实践的关系,指出了工人阶级形成的条件与其所处的宏观局势,并呼吁知识分子生产有机的、有营养的精神食粮。
  • 2016/01/04
    这与中产阶级的焦虑不谋而合:难以再向上流动,又害怕被拖回底层。赴美生子热潮,在一定程度上来看,就是焦虑情绪的反映:当他们认为自己已经没希望更进一步,就会图变,在能力范围内力求给下一代谋一个更好的未来。相比于价格不菲的投资移民,赴美生子的价格要低很多,对于苦于移民资金不足又想举家移民的中产阶级家庭来说是实现“曲线救国”的不二之选。
  • 2016/01/04
    参照的目的是透过差异来理解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把自己相对化才能找到一些思想资源,就是你要知道别人是怎么活的,不要只用自己的存活方式去理解别人。一开始一定会这样,但参照点多了视野会打开来的,我们要把我们自己存在的主体和空间相对化,相对化是走出另外一种可能性的方式。我们要有胸怀往那个方向去走。可是,要先把真实的状况理解了才可能往那个方向
  • 2015/12/31
    在这让人猝不及防的社会文化巨变之下,什么是今天的中国文学?怎么解释它?怎么判断并引导它的走向?都成为极具挑战性的任务。所以,在今天新建一扇文化研究的窗,从这扇窗向外张望,是时势所迫,是为了找到洞察中国当代文化现实的眼光和有效的分析路径。
  • 2015/12/29
    最终,考研也是每一个考生“一克拉的梦想”——不仅昂贵,而且单纯。然而如今,当知识完全商品化,文凭与科研爱好和能力无法直接挂钩,这一方式实现梦想的成本早已不止一克拉,考研本身就更不应是个人单纯的成功学故事。如果每位大学生能够心怀社会,就不易这样地被资本所缠,最终,无论考上与考不上,也不会给自己带来那么多的困扰。
  • 2015/12/21
    人道主义是一种立场和值得追求的目标,但它也仅仅能够作为一种立场和目标,因为它的缺陷也是明显的,即它本身并不具备任何对世界进行分析的能力,更不要谈改造世界了。这就要求我们在追求人道主义的目标的时候,在政治经济学的视野下具体分析每个人在社会关系中所处的位置,致力于消除那些妨碍人道主义目标的因素。
  • 2015/12/20
    《对照童年:一个母亲生养孩子的现代性遭遇》一文从一位母亲的视角出发,以自己孩子的童年与作者自己的童年进行了对照,对看似方便快捷的现代生活模式进行了反思。对现代医学的过度依赖,对文明、方便、成功等观念的盲目跟从,不但使得育儿成本急剧上升,而且使孩子丧失了真正自由幸福的童年。两代人的育儿经验所折射出的现代与传统、知识与经验、城市与乡村、文明与自然之间的碰撞,值得我们每一个人深思。
  • 2015/12/18
    编者按爆发于2008年下半年的全球性金融危机已成为影响所有人当下和未来生活的一件大事。为什么会爆发金融危机?这仅仅是金融或者经济危机吗
  • 2015/12/18
    编者按爆发于2008年下半年的全球性金融危机已成为影响所有人当下和未来生活的一件大事。为什么会爆发金融危机?这仅仅是金融或者经济危机吗
  • 2015/12/17
    编者按由2008年开始,始自信贷领域的经济危机至今仍未消退,对危机影响的评估有待确定。不久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决定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
  • 2015/12/16
    勤劳致富,这个亘古不变的道理放在今天市场经济大潮下的农村有些不灵了。由于农民的生产是为市场而生产,他们生产的粮食或肉蛋奶,都是用来
  • 2015/12/11
    网络上流传着很多关于“保研路”的故事,但它们描述的并非“成功之路”,而是窃窃私语地讲述着一个关于强奸的神话。它以一种非常不起眼的方式在散布它自身的暴力。虽然现在是21世纪了,国人关于强奸的观念仍然停留在遥远的过去。这些从过去承继下来的观念本身在向我们施加一种象征暴力,容忍这种暴力,便是默许它对我们头脑的强奸!
  • 2015/12/10
    从当下去政治化、去历史化的主流文化环境回望20世纪六十年代,“做现实主义者,求不可能之事”!
  • 2015/12/09
    肥胖是富有国家的饥饿。在不太贫穷也不太富有的国家里,肥胖的人是营养不当的人,是最贫穷的人。在这些国家里营养不当是由欠缺变为过多,由食物的欠缺转为垃圾食物的过剩。那些贫穷国家里营养不良的穷人是在于吃得少,无法发展他们的身躯和脑力;那些富有国家的穷人是在于吃太多廉价垃圾食品(油脂、糖分、盐分)而发展出了不成比例的身躯。
  • 2015/12/09
    严格说来,自从经过短暂的手抄本时代之后,以程伟元第一次出版活字排印本为标志,《红楼梦》便进入了大众消费时代。此时为乾隆五十六年(1791)辛亥,据今已有220余年。很显然,程是最早从手抄本的短缺中发现其商业价值的人——“好事者每传抄一部,置庙市中,昂其值,得数十金”,并且首次完成了《红楼梦》从私密读物向商业消费模式的转型。
  • 2015/12/02
    肖恩·塞耶斯在文章中强调,马克思所理解的劳动概念在后工业阶段仍然有效。针对哈特和奈格里等人所提出的,自工业革命以来劳动已经发生了根本性改变的论断,作者认为这些批评者的核心范畴即“非物质”劳动无助于理解这些变化。如果加以准确和适当的发展,马克思将劳动理解为“赋形”活动这一黑格尔式的理论更能提供一种启发性的概念框架,从而帮助我们理解新的后工业类型的工作,进一步寻求“自由”劳动的可能。
  • 2015/12/01
    当“限女”成为一种对女人的“优惠”时,身为男人的相对剥夺感被凸显出来,男人才能真正感受到“性别压迫”。所以,虽然我赞同房东选择房客、合租挑选室友时不应该有性别差异,因为房客的好坏跟性别没有关系,但是“限女”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性别议题。言尽于此,我相信男性们应该可以感受到“性别无所不在”。男人们平常一定要更关心“性别不平等”的议题,想办法去化解性别权力关系的不平等,或者至少尽力地消除性别刻板印象。
  • 2015/11/27
    在“革命之后”的语境中,现代民族国家的建立,对现代化的诉求,社会主义中国不得不借用资本主义文明的某些成果,于是,“革命中国”与“现代中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出现冲突。在政治上,具体到“谁是国家主人”的问题上,社会主义核心政治理念是将工农群众提升到国家主人的位置,然而科层制在内的现代生产管理又很难完全接纳“工人∕主人”这一政治符号。从“文化诉苦”到“识字运动”,从“反专业主义”到“两参一改三结合”,无不显示着社会主义中国力图解决这一政治难题。
  • 2015/11/27
    在“革命之后”的语境中,现代民族国家的建立,对现代化的诉求,社会主义中国不得不借用资本主义文明的某些成果,于是,“革命中国”与“现代中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出现冲突。在政治上,具体到“谁是国家主人”的问题上,社会主义核心政治理念是将工农群众提升到国家主人的位置,然而科层制在内的现代生产管理又很难完全接纳“工人∕主人”这一政治符号。从“文化诉苦”到“识字运动”,从“反专业主义”到“两参一改三结合”,无不显示着社会主义中国力图解决这一政治难题。